受让财产时的善意

日期:2021-04-11 07:07:43 | 人气:

    关于受让人的善意,三个问题至关重要:第一是善意的内涵;第二是善意的必要存续时间;第三是善意的举证责任。
    《物权法》第108条对物权善意取得中善意的内涵进行了解释,即“善意受让人在受让时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明知”非善意,这一点不存在争议,但对“应当知道”的规定就比较模糊了。另外,第108条只规定了取得动产时的善意。第106条将不动产和动产的善意取得一并规定,那么取得不动产是否应适用相同的标准,对此学界存在不同的声音。主流观点认为,存在区分善意标准的必要。对于动产的受让人需无重大过失,但对不动产而言,应以受让人对登记的信赖作为判断标准,即只要受让人信赖了登记,就推定其善意,除非事先明知登记错误或存在异议登记。

              上海注册公司,上海财务记账,上海财务公司,上海公司注销,
                                      受让财产时的善意

    总之,针对善意的认定标准,从已有的物权善意取得制度中尚没有可以在股权善意取得中参考适用的确定标准。叶金强教授认为,善意的构成受权利外观的公信力强度的影响。’”9在股权善意取得中的善意内涵应采取何种标准,笔者认为也可以从分析股权权利外观的公信力强度入手。如前文所述,我国没有明确规定股权的权利外观,反观《公司法解释三》第28条,再综合实务现状后认为工商登记作为股权权利外观较股东名册等其他证明材料更为适宜。但工商登记并不能及时地反映股东及股权状况,经工商登记程后完成登记之时必然晚于股权变动的时点。由于时间上有滞后性,在变更期间工商登记所反映公司股东及股权状况上就会与实际法律关系不一致。‘’”另外,工商登记不是股权变动的生效要件,也不是股东对抗公司的要件,没有登记的股东对内也可行使其股东权利,致使受让人没有主动要求公司变更工商登记的动力。不仅如此实务中公司是否能做到及时申请变更更是一个疑问。由此可知,工商登记的公信力强度较不动产登记薄相差甚远,不足以凭此推定第三人的善意。因此,笔者认为,立足于现有的股权权利外观,将不明知且无重大过失的不明知认定为善意的内涵较为适宜。
    关于善意的存续时间,“受让时”被理解为至交付或登记时的全过程第三人均应为善意,现有研究结果的通说认为,“’在股权善意取得善意则需持续“至工商登记办理完毕”。笔者认为其合理性有待商榷,具体讨论将在下文第二个案例中以及下一小节中连同“受让人完成工商登记的必要性”一起展开。
    关于善意的举证责任分配,依据我国《物权法》第106条第1款第1项的规定,“受让人受让时是善意的”。从表述结构和文义上理解,第三人的“善意”应当为股权善意取得的积极要件之一,应当由受让人负举证责任。而紧随其后,《物权法》第108条在确认善意取得后原权利消失的法律效果中又再次重申,“善意受让人在受让时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该权利的除外”,从这个表述中又似乎可以把“善意”理解为一种消极要件,除非有证据证明受让人在受让时已知或应知原权利,否则直接推定善意。笔者认为,应当由主张受让人恶意的一方举证,通常为原权利人,如果举证不能的则推定受让人善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