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让人已登记为股权人

日期:2021-04-11 07:10:25 | 人气:

    我国《物权法》第106条第1款第3项要求善意取得的标的“依照法律规定应当登记的已经登记,不需要登记的已交付给受让人”,“应当登记”可以理解为登记是权利转让的生效要件,非登记生效的则一般以交付为其生效要件。换言之,受让人只需已取得权利即可。解释《公司法》第32条的规定,工商登记变更非股权变动的生效要件,仅为对抗要件,那么股权善意取得是否必须完成工商登记?对此,就目前学界的研究结论来看,学者们一致认为受让人己登记为股权人是善意取得的要件之一。主要理由有:(1)从制度价值上分析,法律需兼顾动与静的安全、平衡权利人与第三人的权益,如受让人尚未“占有”财产即剥夺原权利人的权利,恐有失公平;(2)若受让人要使得股权产生对抗包括原权利人在内的第三人的效力,也需要进行工商登记;(3)受让人的登记也加强了对“善意”印证。一方面,受让人的善意需持续到登记完成之时;另一方面,受让人完成登记意味着其必然查阅了以往的股东登记,并知悉有无登记异议或疑点,这有助于事后认定受让人是否善意;(4)目的解释《公司法解释三》第28条的规定,第一受让人因没有及时变更工商登记而最终丧失股权,如果此时第二受让人也没有办理变更登记则缺乏优先保护的必要性依据。由此反向推理可知,立法者默认了善意取得人需已完成工商登记的变更。

              上海注册公司,上海财务记账,上海财务公司,上海公司注销,
                                  受让人已登记为股权人

    要求受让人必须完成登记程序也存在明显的弊端。由于变更登记是公司向登记部门申请办理的,整个过程受让人的可参与可控制度很低,只能起到督促配合作用。一旦公司迟延履行或不履行,甚至恶意拒绝履行,受让人的权利则会受到严重损害,对其显失公平。因此笔者认为,可以考虑将“受让人已向公司主张申请变更股东名册与工商登记”作为在例外情形下“受让人己登记”的替代要件。补充该认定标准的优势在于,可将受让人承担权利丧失风险的可能性限缩于其可控范围内,体现了责任自负的公平观念。受让人虽不能凭一己之力办理工商登记以保障自身权益,但若受让人完全怠于维护自己的权利也不值得保护。当然,实践中具体如何操作还需要进一步细化和商酌。从法律适用的确定性角度来讲,转让股权已登记的标准更明确、更具有可操作性。结合现有的相关制度,以登记为法定判断标准更为适宜,但可以考虑保留在例外情形下法官自由裁量的余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