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法第26条“名义股东擅自转让股权”

日期:2021-04-11 07:14:46 | 人气:

    黄澎:“孙某等与上海协通建设发展有限公司股东名册记载纠纷案’,
    第朦搏更1997年,包括何某(本案第三人)在内的5位发起人出资设立了上海协通建设发展有限公司(本案被告,下称公司),其中何某某出资款200万元由某某贸易公司支付。公司成立后,何某未以股东身份参加股东会,也未参与公司盈利分配,之后公司的决议中何某的签字也非其本人签署。2010年12月原告孙某与何某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书,约定何某将其持有的公司10%的股份作价150万元转让给孙某。签约后,孙某代替何某向其余4位股东发出股权转让征求意见函,告知股权转让事宜2010年12月13日,其中一位股东(某某集团公司)向何某回函并抄告孙某,明确告知公司成立时因工商注册要求,将何某及另外几名自然人作为名义股东进行工商登记,何某并未出资,不是公司真实股东。2011年i月17日,何某向孙某出具股权转让确认函1份,告知其其他股东的回复依照公司法规定应视为同意转让,故请求原告与收函后十日内支付余款。孙某依约定付款后便要求公司办理股权变更登记手续。后因要求未果故起诉。

             上海注册公司,上海财务记账,上海财务公司,上海公司注销,
                                   公司法第26条“名义股东擅自转让股权”

    刀必结:一审法院驳回原告孙某某申请变更股权登记的诉讼请求。法院否定了孙某从名义股东何某处善意取得股权。案件上诉至二审法院,二审法院经审理驳回上诉,维持了原判。
    分析本案,首先,商事实践中公司相关文件中记名的人与真正的投资人相分离的情形不鲜见。司法机关对此采取较为开放的态度,双方基于自由约定且无违法情形,则该约定有效。双方的法律关系根据出资收益的归属和管理权限的分配,可能是借贷关系、共有关系、信托关系或者代理关系。判断实际出资人与名义股东的法律关系对于判断名义股东是否为无权处分至关重要。当双方未有书面的约定时,则可以依据出资金额的来源、双方实际参与公司管理的情况(出席股东大会、参与决议等)、参与公司分红等推定双方的真实意思,以此确定名义股东是否享有对股份的处分权。本案中则为典型的名义股东,除登记在股东名册外不享有任何收益和管理之权责,故无权转让其名下的股权。其次,在成立无权处分后,由于第三人凭借对登记内容的信赖而相信名义股东是真实的股权人,那么该第三人可以以登记的内容来主张其不知道股权归属于实际出资人,进而终局地取得该股权。但实际出资人一旦可以举证证明第三人知道或应当知道该股权归属于实际出资人,则不构成善意取得。由此可知,第一,名义股东指在公司登记机关登记的股东,此时股权的权利外观是工商登记;第二,对第三人善意的要求是以谨慎投资者为标准的。在第三人己知存在疑点时,必要的调查则为应有的注意义务,否则不能认定其善意;第三,第三人恶意的举证责任由真实权利人承担,也即第三人的善意可依据工商登记的内容推定成立,而无需自证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