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法第28条“一股二买”

日期:2021-04-13 13:21:30 | 人气:

    案件:马鞍山纵横置业有限公司与马鞍山市兴海置业有限公司等股权转让纠纷上诉案‘”
    案件摘要;2007年,马鞍山兴海公司独资设立当涂兴海公司,从事房地产开发。2009年8月13日,马鞍山兴海公司(甲方)与纵横置业公司(乙方)签订一份《转让协议书》(简称8.13协议),转让标的包括且不限于甲方在当涂兴海公司所持有的全部股权及“书香名门”开发项目的前期运作投入与权益,纵横置业公司应于涉案项目宗地两次挂牌出让的截止时间前支付550万元。合同还约定,若“书香名门”项目不能按本协议中以循环流转方式交纳土地出让金,则该转让协议无效。至2010年3月,纵横置业公司并未支付550万元,期间马鞍上兴海公司有向其发出付款通知。2009年12月7日,马鞍山兴海公司(甲方)又与胡玉兰(乙方)签订一份《转让协议书》(简称12.7协议),转让标的也包括当涂兴海公司的全部股权。协议签订后,胡玉兰分期支付了合同价款。2010年7月26日,当涂兴海公司确认了胡玉兰的出资、修改了公司章程、变更了股东名册。当涂兴海公司在办理胡玉兰的股权变更登记时,因股权被法院冻结而未果。2010年6月10日,原告纵横置业提起诉讼,要求被告马鞍山兴海公司继续履行转让协议,并办理股权变更登记。胡玉兰以具有独立请求权为由,申请参加本诉,并要求驳回原告诉讼请求,并为其办理股权变更登记。

            上海注册公司,上海财务记账,上海财务公司,上海公司注销,
                                  公司法第28条“一股二买”

    判决结果:一审判决驳回原告诉讼请求,支持了独立请求权第三人胡玉兰要求马鞍山兴海公司协助办理股权变更登记的诉讼请求。一审原告不服一审判决,向原审上级法院上诉。二审法院最终维持了一审判决。
    分析本案“一股二买”的场合,第二个受让人基于善意取得从原股东处取得股权的前提是第一受让人己实际取得股权,但第一受让人尚未及时在公司登记机关进行股权变更。问题是,如何认定受让人己继受取得股权?依本案的分析,这取决于协议的履行以及股权外观的变动,实质上,需双方当事人实际履行股权转让协议,包括受让人按约定支付对价;形式上,需为受让人办理股东名册变更,否则视为其尚未取得股东实际权利。对照《公司法解释三》第28条与公司法第32条第2款的条文,“受让股东以其对于股权享有实际权利为由”与“可以依股东名册主张行使股东权利”在文义解释上也相吻合。因此,“一股二买”中第一股权受让人需客观上已记载于股东名册。
    再深入一步讨论,第二受让人若最终基于善意取得而取得股权还存在两个问题:(1)关于善意的问题。·如前文所述,对受让人善意的要求不仅在签订协议时,而需要持续整个股权变动过程。转让前,依章程或章程未规定的按照公司法第72条的规定,需要将股权转让事项通知其他股权人,此时第二受让人很可能从其他股东处获知股权已变动的事实,而不再具备善意的要件。当然也存在极端的情况,第二受让人仍可能善意,但实践中这种情况十分少见,例如依转让协议由转让方或第三方完成变更事宜的。(2)如果公司出于各种原因,先于第一受让而为第二受让人办理了工商登记,最终使其终局性地取得权,那么第一受让人的权益则遭受不合理地侵害。因为第一受让人对最终丧失权利没有可归责性,其在公司申请变更过程中处于被动的地位。相反,公司此时可以任意决定由谁来继任股东并为其办理变更登记,这显然是没有正当性依据的。依据公司法解释第24条的规定,合法取得股权的当事人有权请求公司,履行将其记载于股东名册以及办理工商登记的义务。如果第一受让人因怠于行使该请求权,而具有可归责性,似乎可以为第一受让人丧失权利找到一个逻辑出口,但缺乏法律依据与法理支持。另外,只有当怠于权利的状态达到足够长的期间,致使权利关系因长期处于不稳定状态已影响到第三人的利益以及交易安全,才可以对于怠于行权人的不作为进行苛责,例如请求权时效的经过。